崇左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我找了你一千七百年你知道么

2019/11/09 来源:崇左汽车网

导读

写在前面的话:今天咱们不聊茶,聊聊松溪河畔,白鹤山下,那座一千七百年的宫观。悠悠岁月,滚滚历史长河,带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,屹立千载始终不变的

写在前面的话:今天咱们不聊茶,聊聊松溪河畔,白鹤山下,那座一千七百年的宫观。悠悠岁月,滚滚历史长河,带走了无数的悲欢离合,屹立千载始终不变的,是那山,那水,那座庙。今生有幸,能走进这座饱经沧桑的古观,今生有幸,能触摸历史的痕迹,今生有幸,能与道结缘,愿为弘道演教,尽一份心力。

我找了你一千七百年你知道么

东晋时的那一年,那一世我是建瓯城东的农家女,逐日里在窗前绣花,窗外的柳枝映着明媚的春光,轻轻抚弄着木制的窗棱,一下又一下拨动着我的心弦。那一日的阳光正好,你从路的那一头缓缓行来,透过树影的光线斑驳洒在你的身上,仿佛天神降临一般。

“姑娘,请问这座山叫甚么名字你知道么?”低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愣怔,“这座山没有名字,只是朝夕之时总有白鹤盘旋其上,我们当地都叫作白鹤山。”天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么抱怨自己,村里老人讲故事的时候历来不愿意仔细听,想和你多说几句话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我找了你一千七百年你知道么

那匆匆一面以后,好久都没有再见到你的身影。突然有一天,白鹤山下来了一群工匠,他们说要在这里盖一座东岳行宫,供奉东岳大帝。东岳,对我来讲那是一个遥远到没法触及的地方,长这么大,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城里了,你竟然是从那末远的地方来的么?

修建东岳行宫的时间很漫长,但又很短暂,漫长到在这个进程里,每一天都盼着第二天能见到你,短暂到还没有多和你说几句话,就已修好了。天下无不散之宴席,更何况胸怀广阔如你,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农女在想些甚么吧?你总是要离开,回到你的世界继续你的生活,而我也终归会在这片土地上平淡无奇嫁人生子,直到终老的那一天,唯一会记得的,就是那一天明媚的阳光。

我找了你一千七百年你知道么

宋朝熙宁年间,那一世我只是行宫中的一株无名小花,每天听着晨钟暮鼓,受阳光雨露滋润,与月白风清相伴,初时并不晓得人世间的爱恨情仇与悲欢离合,无忧无虑生长着,纵情恣意绽放着自己。

直到有一天,一双穿着云袜麻鞋的脚出现在我眼前,紧接着一张带着微笑的脸突然低头靠近我,“花儿啊花儿,今天有工匠要来这里凿一口井,贫道要把你挪到其他地方去,不然你要被挖断根茎,就不能再次开放了。”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一双温暖的手把我从泥土中拔了出来,小心翼翼捧着我往另一个地方走去。

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突如其来笼罩了我,感受着你手心的温度,我似乎还能感觉到你的心跳,这一段路很长也很短,长到我恍如经历了一生之中所有的情感,却又短的令我舍不得离开那份温暖,当你把我再次埋进土里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从未如此憎恨过给予我营养和生命的大地,我宁愿开在你窗前的瓶里,伴着你朝夕相对,哪怕只有一天也好。

那口井很快就开凿成功了,你也不用每天去山上挑水了,每天你迈着轻盈的步伐从我身旁走过去井里打水的时候,我总是拼尽全力在风中摇摆自己的身躯,希望能被你看见。

可我终归只是一株花而已,即使我有万般的不宁愿,可我的生命还是逐渐走到了尽头,当最后1缕日光消失在地平线的那一刻,我的身躯投向了大地,当意识开始散漫的时候,我模糊又一次看到了你那未曾染尘的云袜麻鞋,你来看我了,真好。

再一世已是民国年间了,我出身在大洲的一个船家,家境虽然不算富裕,父母也待我如珠如宝,庇护备至。那日母亲带我出门游玩,恰逢东岳大帝出巡,青春少艾的我闹着也要去看热闹,拗不过我的倔强,母亲带着我站在路边等待。

当巡游的队伍远远在街口出现的时候,我的心莫名开始一阵狂跳,是你么?这一世我们还能遇见么?当车驾越来越近,那庄严的神像出现在我眼前的瞬间,忍不住潸然泪下,我以为最远的距离是海角天涯,却从未想过会天人永隔。

回家以后我就病倒了,父母求医问药心急如焚,我觉得十分对不住他们,让年老的双亲还替我担心,可我控制不了自己对你的思念,控制不了那种无缘相见的悲伤。终究我还是离开了,亲人的眼泪没有留住我的生命,我带着那浓到化不开的相思,离开了这个世间。

我以为这一世就这样以悲剧结束了,可没想到乡亲们说我是被东岳大帝娶走,还为我塑了像一并送进了行宫,成为了淑明皇后。不仅如此,每一年他们还会抬着我们的塑像出来巡游,送我回娘家看看亲人,我一度以为,这种美好会一直延续下去,直到地老天荒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时间到了1958年,从那一年以后,我再也没见过大洲的乡亲们,也再也没有人抬着我回娘家了。而也是在那一年,你也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我突然觉得很惶恐,没有你的行宫变得如此空旷和寂寥,令我惶惶然手足无措。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等下去,因此我也离开了行宫,我要去找寻你,哪怕再入轮回也在所不惜。

2017年,离我们初相识已过去了整整一千7百年,没人知道我走遍了万水千山,只为寻觅你的痕迹,而今年,也是白鹤山下东岳行宫建庙一千7百年,冥冥之中,有种难以言明的气力,指引我回到了这里。

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这里正在举行一千7百年的庆典活动,放眼望去庙里到处都是人,穿梭来往之中都弥漫着喜气,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落漠的我。我静静站在那里,看着围绕的烟气,看着熟悉的场景,一点一滴的过往在心头显现,此时此刻你在哪里?

冰冷的痕迹划过面颊,我的忧伤与这里的一片繁华显得如此格格不入,我找了一千7百年,等了一千七百年,看着沧海桑田人事变迁,只有这古老的宫观依然伫立在这里,不来不去。转过身,往山门外走去,我想你可能不在这里吧,可即便是再一个一千7百年,我还是要找到你。

(以上部份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与管理员联系删除)

这天的阳光一如一千七百年前我们初见时那般明媚,身后是一片热闹非凡,山门外一个身影沐浴着阳光而来,那熟习的,如冬日暖阳一般微笑,令我顷刻之间泪如雨下,你回来了,一千7百年了,我终究又找到了你。

谨以此文,献给建瓯东岳行宫建庙一千7百年庆典。庆典过去有好些日子了,始终没有提笔去写点什么,也确切不知道该写点什么,一直对东岳大帝和淑明皇后的故事情有独钟,也许凡人总是希望看到神仙也有爱情吧。盛大场景的描述向来不是我的专长,而于道,于教,我也仅仅是个末学落后而已,写不出甚么玄之又玄的道理来,惟有情感,想来是女子的天赋技能,所以才有了这个故事,只是个故事无关历史,谢绝考证。顺便感谢一下蔡先生提供的照片,能让大家更清晰去了解这场盛会。

【相干回顾】

种类西地那非

威尔刚效果怎么样

西地那非说明书肺动脉高压mg

正品伟哥_万艾可什么价位哪里才可以买到正品

标签